7彝族新娘爬新梯嫁进”悬崖村” 见到新郎”妆都花了”-公益频道|拜托了老师图片3

彝族新娘爬新梯嫁进"悬崖村" 见到新郎"妆都花了"-公益频道   新娘勒尔拉则换上彝族婚礼服装,戴上首饰。   新修的钢梯从山腰向峡谷方向开始改道,可以看到更多的雄伟的峡谷景观。   11月9日,在通过105级最长的台阶过程中,新娘勒尔拉则中间休息了两次,她说很多年没爬过这么陡的山了,感觉很累。勒尔拉则是“悬崖村”钢梯路修好后,迎来的第一个新娘。   勒尔拉则和送亲队伍拉开距离通过最险峻的一段钢梯。   在钢梯路最险峻的一段,修建了一个平台,供人休息、避雨和遮阳。   伴娘伴随勒尔拉则进门。送亲队伍则和“悬崖村”年轻人一起唱歌跳舞。   新娘勒尔拉则蹲坐在石头上,低头,闭眼,皱眉,双手捂住脸,唇色发白。   她刚爬完一段长约10米的钢梯,梯子近乎垂直固定在山体上,四周是高山,脚下是悬崖,头顶上,是四川省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列尔村,也是当地著名的“悬崖村”。   今年8月,经新京报报道后,“悬崖村”开始使用钢管搭建“天梯”,以代替老旧藤梯。10月底,新“天梯”主体工程完工,村民上山耗时比先前缩短一个小时。   但对于新娘和她的亲友团来说,翻越这道“天堑”仍困难重重。按照彝族婚俗,新郎俄的曲莫只能在“悬崖村”里焦急等待。   山路上,勒尔拉则脱下事先精心穿好的长裙,手脚并用向上攀爬。   历时三个小时。当天夜里,在喜庆的祝福声中,勒尔拉则成为新“天梯”修成后,“悬崖村”迎来的第一位新娘。   一面之缘的爱情   9日中午,勒尔拉则像往常一样早起,开始拖地、煮饭。快到中午时,她才停下手中家务,父母为她佩戴新买的银饰,换上彝族婚服。   镶边上衣的衣袖、胸襟有金、红、紫、绿等几种颜色的彩线绣的花纹图案,下身多层色布拼接成的百褶裙长可曳地。   在两年前的一场婚礼上,经朋友介绍,勒尔拉则与现年27岁的小伙俄的曲莫相识。   虽然两人在不同城市打工,但闲暇时候经常视频聊天。今年1月,俄的曲莫向勒尔拉则求婚。勒尔拉则一口答应。他们特地把婚期定在11月9日。11天后就是彝族年,在外打工的亲朋好友都会回家过年,人多了热闹。   下午3点,在五名伴娘及十多位男亲友的陪伴下,勒尔拉则乘面包车,到达通往阿土列尔村的山脚下。按照彝俗,新郎俄的曲莫只能在“悬崖村”家中等待新娘爬上悬崖来见自己。   爬新梯时间缩短1小时   今年5月,新京报以《悬崖上的村庄》为题,报道了阿土列尔村,引起关注。凉山彝族自治州州委书记当即表态先施工一条钢筋结构梯道。10月底,“悬崖村”的钢梯主体工程完工。   新的梯子可让村民上山耗时缩短一个小时。  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但勒尔拉则说,她从没有走过这么难走的路。   前半段路程陡坡较多,穿着裙装,脚踩高跟皮鞋的勒尔拉则与伴娘们,靠臂力与腿劲儿踩着石头,爬上近九十度陡坡曲折的山路。   进入钢梯后,由于下了两天冬雨,原本坡度就大的小路变得泥泞,钢梯扶手冰冷冻手,姐妹们每走十分钟就需要停下休息。   新娘勒尔拉则一路上只羞笑不说话,和伴娘们相互搀扶。约五分之一的山路后,她们喘着气,被迫暂时脱下裙装。   见到新郎“妆都花了”   三个小时,爬过千级钢梯,汗水打湿了勒尔拉则的头发面颊,“妆都花了。”   接近村口,勒尔拉则与伴娘再次套上裙装,跺了跺沾满湿泥的高跟皮鞋,披好羊毛披肩。送亲的家人们列队步入新郎家。   双方喝了交杯酒后,新娘与伴娘齐坐床头。新郎俄的曲莫微醺,说起婚后打算,他说“要对妻子好,照顾好她。”   “悬崖村”仍保留着“不落夫家”的习俗。举行了婚礼的姑娘,不论年龄大小,仍要居住在父母家,并且暂时无法与丈夫同居一张床。热闹过后,勒尔拉则与五个伴娘挤在一张双人床上入睡。   伴娘杨雪花心疼新娘,“原本说新娘每次上山,我们都要陪她,现在山路难走,我们可能再也不上来了,以后的路,要她一个人走了。”   来源:新京报